仅汽车就有近5000辆!抗美援朝运动战,志愿军缴获多少装备?

战争年代的我军,武器装备主要依靠缴获,“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就是那时候的真实写照。比如在红军时期,战士们在战斗中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缴枪不杀”,战斗结束后通过缴获的武器装备来装备自己。如中央红军在长征前统计武器装备,共计有步马枪29153支、短枪3141支、重机枪357挺、轻机枪294挺、自动枪28支、冲锋枪271支、山炮/迫击炮38门——这些装备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缴获自敌军之手。

到解放战争时期,我军作战缴获数量极为庞大,其中步马枪就缴获了约300万支,各类机枪缴获约32万挺,各种炮54430门(小口径迫击炮及火箭筒占近85%)。得益于大量的缴获,在解放战争开始后不久,我军便也有“美械师”了。1947年4月,华东野战军发起泰蒙战役,特种兵纵队的3个榴弹炮连配合10纵攻击泰安的国军整编72师。

该师师长杨文瑔在被俘前曾向南京要求增援,南京方面回曰:顶住。杨答:顶不住!共军有大家伙!南京问:共军是土八路,是小米加步枪,哪里来的大家伙?杨答:共军的大家伙,还不是你们在鲁南送给人家的!而到解放战争后期,我军的不少主力军在武器装备配置上甚至比国军所谓的“五大主力”还要强。

当然了,所谓的强指的是在国内战场上的强,要是与当时的美苏军队相比,则差得多了。

因此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因战场形势突变,我军决定入朝作战。此时,关于苏联空军的出动及苏式武器装备的到位,我们的需求就很迫切。

甚至在美国联军越过三八线向北进军时,我军最初的预定作战计划也只是在平壤元山线组织防御。

“如时间许可则将工事继续增强,在六个月内如敌固守平壤、元山不出,则我军亦不去打平壤、元山。在我军装备训练完毕,空中和地上均对敌具有压倒的优势条件之后,再去攻击平壤、元山等处,即在六个月以内再谈攻击问题”。不过由于美联军推进速度过快,不待我军进入预定地域,其便已超越北进,其中韩军第6师团第7联队及美军第7步兵师第17团还曾一度抵达鸭绿江边,可见形势之危急。

因此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是在敌变我变的情况下组织的,主要战场在鸭绿江以南和清川江以北,战役的胜利使得志愿军站稳脚跟,初步获得了对美韩军的作战经验。

美韩军遭到打击后,主力尚存,并认为志愿军兵力并不十分强大,在志愿军诱敌之计下,其又发起了新一轮攻势。结果东西线联军均遭重创,以至于无力在平壤—元山线组织防御,一败就败回了三八线,甚至还搭上了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

第二次战役以歼敌人数而计并不算太多,但最终战果却是出乎意料的,志愿军的战线一下从朝鲜北部延伸到了三八线附近。不过由于第9兵团冻饿减员极大,加上并不算小的战斗损失,因此无法继续参战;进抵三八线地区的我军仅剩原13兵团的6个军及人民军一部。1950年的最后一天,我军乘胜发起了第三次战役,占领了汉城并将战线推进至三七线附近,有的部队甚至战线更远。

此时我一线的6个军已连续大战三次,战斗和非战斗减员很大,部队非常疲劳,而由于后勤线大为延长,前线的补给也出现严重困难。而美韩军虽然连败数次,但主力尚存,且掌握了绝对制空权、后勤补给通畅,故而战力恢复很快。

1951年1月下旬,为迎击美韩军进攻并掩护新一番入朝部队到位,志愿军第四次战役打响。

这次战役我方部队依然是以连续战斗的原13兵团部队为主,而此时的美韩军已经初步了解我军战法,且增调老兵及重火力参战,故而异常残酷。

我军采取西顶东放战术,以38军、50军在汉江防线阻击美军第1军、第9军,而集中4个军主力发起横城反击战,再度重创敌军。不过在随后的砥平里战斗中,志愿军失利,故而此后只能依次阻击,最终成功掩护到了新一番入朝部队到位。

新入朝部队换装了苏式轻武器及部分重武器,新抵达的部队计有第3兵团和第19兵团,而第9兵团也以恢复元气。因此在随后的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以这3个兵团为主力,外加部分原13兵团的部队参战。第五次战役规模很大,我军在战役第一和第二阶段取得了一定战果,但在转移阶段遭到不小的损失,最终在1951年6月稳定了战线,自此抗美援朝战争运动战结束,此后开始两年多的阵地战。

抗美援朝战争运动战,尤其是前三次战役的胜利奠定了我军的胜局,而以武器装备来说,这几次战役的我军尚未换装苏式武器,所使用的仍然是之前缴获的“万国造”武器。苏式装备是在第四次战役末期开始使用的,但需要强调的是这时候的苏械多为轻武器,志愿军的苏械并非是一步到位的。

我们在本文的开始便强调,自人民军队诞生起便极为重视对缴获装备的利用。

同样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在苏械到位之前,使用缴获的美式武器也是一线作战的我军很重要的补给手段。

而在抗美援朝运动战期间,志愿军也的确缴获了大量美式武器。据统计,在运动战中志愿军共计缴获各种枪45252支、各种炮3133门(注:应该包含火箭筒和迫击炮之类武器)。

在重装备方面,缴获坦克187辆,击毁击伤348辆(注:包含一些履带防空炮车之类装备);缴获装甲车50辆,击毁27辆;缴获汽车4954辆,击毁1367辆。需要说明的是,这个统计并非是完整的统计,比如缴获枪械一类,在激烈的战斗中有部队缴获后,来不及上报统计便直接使用投入战斗了。比如第二次战役中的38军113师,该师在德川战斗结束后,师后勤军械科科长杨春明带着徒手司机排到德川搜集汽车及粮弹物资,他们在德川西边的一个山洞中及附近发现了近200台满载弹药、粮食的汽车。

徒手司机们急忙将一些汽车开出,后勤的同志们卸载武器弹药,拦路补给部队。这次补给使得刚刚大战一场之后的113师在步兵轻武器上基本换成了美式(38军之前以日式步枪为主要装备),轻机枪每班1挺,冲锋枪每班2支,同时每支步枪配齐120发子弹、每挺轻机枪配1200发、每挺重机枪配3000发、每门60炮配60发,这些武器弹药在113师接下来的三所里、龙源里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再如志愿军第42军124师,该师在第三次战役中缴获大量美械,所属372团全团美械化,另两个团各换装2个营,全师基本换成美械。

这种情况就不好统计清楚了,而相对来说重装备的统计要容易,比如汽车、坦克、大炮的缴获等。尤其是在第二次战役西线战场,美军遗弃大量重装备,仅汽车我军就缴获2300余辆,而在整个运动战中,我军缴获汽车近5000辆。要知道,志愿军入朝时一共只有汽车1300多辆,如果这些缴获能像之前那样为我所用,其价值可想而知。

但是我军当时会开汽车的人极少,只依靠少量徒手司机及动员的俘虏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开走这些汽车的。而美军掌握着战场制空权,其失败之后必然出动大量飞机将遗弃的重武器和物资炸毁,这在我军以往战争中是未曾出现过的。因此志愿军缴获的汽车、坦克、重炮虽然不少,但绝大多数都被美国空军后来的轰炸所炸毁了。

如第一次战役云山战斗,志愿军缴获飞机4架、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炮110余门,因来不及疏散,大部被美军飞机炸毁。第二次战役西线作战,志愿军缴获2300余辆汽车、近100辆坦克及其他大批物资,除开出少量汽车外,其余全被美军飞机炸毁。

同一次战役中东线第27军缴获汽车187辆,仅开出30余辆,其余全被炸毁;第20军60师缴获汽车105辆,也大部被炸毁。

因此我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对缴获装备的利用多限于轻武器及部分物资,像坦克、汽车、重炮之类难以开动的重装备,除少部分开出去外,大部又都被炸毁了。由此可见掌握制空权的重要性,同时也可见美军当时的“财大气粗”。所以跟这样的对手交战,其实难度是非常大的,但尽管难度极大志愿军依然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今天的我们只有更加深刻地认识那场战争,才更能体会先辈们胜利的不易和价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