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有流动的尺度?恋人眼里出西施,与情味订交融便是美

到底怎样才算美?情人眼里出西施 美,人皆爱之;丑,人皆厌之。到底啥才是美呢?没有标准答案吗?这些回答起来不太容易。这些天在拜读朱光潜的《谈美》,说到了有关这些内容。

美,源于视觉对事物形象的感知,当人的情趣和物的姿态交感共鸣,就产生了美。 一般人看来,美是物品固有的性质,有的生来就美,有的生来就是丑的。天鹅、花朵、白云、海滩…这些东西天性就是美。

癞蛤蟆、犀牛…天生就是丑的。

其实不然,就说癞蛤蟆吧,人人都说它丑,连丑男人追求漂亮姑娘都用癞蛤蟆做比喻,说人家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癞蛤蟆在人的眼睛里是丑,可是在癞蛤蟆那个群体里面一定不这样认为。

之所以人类认为它丑,是人的情趣与癞蛤蟆没有交集:没有人类认为的优美曲线,身上又是疙里疙瘩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能够把对方看成西施,是首先要有情。把情趣柔和在人物之中,把一个也是血肉之躯的女子幻化成仙子,在心中酝酿女子的一切美好,然后都映射到情人身上,结果这个女子就成了眼中精灵。

冷眼旁观的人常常会说:他怎么爱上了她?这真是王八瞅绿豆,看上眼了。 对人这样,对景物也是这样。一个山头,一棵树,本来是再平常的事,可是如果赋予一个传说,一个故事,这个山头就不是原来的山头了,这棵树也不是原来的树了。

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地方在打造景区时,都会和曾经发生的故事连在一起,就是没有故事编也要编上一个。

有朋友去海南回来,跟我说最没意思的景点就是“天涯海角”,我告诉她,是不是导游讲天涯海角故事的时候你没有听呀?大概不知道苏东坡被贬后曾经在这里避过雨,写下了“天涯”两个字。你不了解清雍正年间(1727年),崖州知州程哲在天涯湾的一块海滨巨石上题刻了“天涯”二字。

民国抗战时期,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又在相邻的巨石上题写了“海角”二字。1961年,郭沫若在“天涯”石的另一边写了“天涯海角游览区”七个大字。明白了这个道理,还是很有实用价值的。

你想撮合两位年轻人,只给两张照片和两个电话号码,远不如先给对方讲讲彼此生活中的趣事,先让彼此心中产生情趣。打造景区,景致漂亮是重要的,但其蕴含的文化元素一定不能少,有了文化内容,漂亮的景致就有了一丝热度,有了人情味。。

相关文章